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健康

有时希望我不是谁的妈、谁的老婆 我只是我自己,行吗?

2019-07-25 11:12:50 来源:开心     编辑:[db:作者]
有时希望我不是谁的妈、谁的老婆 我只是我自己,行吗? ▲有时希望我不是谁的妈、谁的老婆。(图/Mamibuy) 图文/Mamibuy 我们要在婚姻里熬过多少年,才能释怀那些心酸? 当有一天,我们全然接纳自己作为一个凡人的脆弱和无奈,便也能接纳婚姻的瑕疵和庸俗。 是夜,熊孩子睡去,正是中年夫妻赌书泼茶吹牛皮、围炉夜话瞎调侃时。聊到了鸡汤文里,那一段被男人奉为上品知音的句子:「男人每天下班回家到楼下,都会在车里抽支菸,静静地和自己待会儿。因为只有那一刻,他不属于家庭、不属于工作,只属于自己。」我气不平心不甘:「难道女人不需要属于自己吗?实话告诉你,我以前也经常下了班不回家,一个人去小广场坐着。」我说的是真的。孩子嗷嗷待哺蹒跚学步那几年,我不知多少次,下班后枯坐在街边长椅,不想回家,不想说话。 我知道那扇门,是鸡毛生活的大幕,一拉开,就是高跟鞋到屎尿屁的沦陷,职场菁英到琐碎主妇的穿越,烈焰红唇到游尘土梗的退行,挥斥方遒到任人鱼肉的落差。家里每一个人都让我不满,孩子啰嗦,父母唠叨,而那个猪队友两耳不闻窗外事,闲庭信步满脸淡定。我也想有一个时刻,不是谁妈,不是谁女儿,不是谁老婆,只是我自己,行吗?老公愚钝大条的神经,还是嗅到了我即将慷慨激昂、举一反三、痛说革命家史的气息,一杯泡好的正山小种红茶及时递过来。我翻着白眼一饮而尽。他说:「其实那时候,我也经常自己在车里坐会儿。你知道吗?我不是逃避看孩子,而是逃避你的态度。你在自己父母面前,有什幺都能直说,而我,有不满也得忍住。」我听后一怔,满心怆然。倘若不是今夜,倘若不是话题凑巧聊到这儿,这幺多年,我从不知道,他也有这般悽惶酸楚的时刻。原来曾经一度,同床共枕的两个人,分别孤独着自己的孤独。我们各自不安,我们相互亏欠。我往他肩头靠了靠,眼前浮起一层薄雾。 婚姻里的两个人,要熬过多少年,才能释怀当初那些无法言说的心酸? 爱情,让两个人不顾一切聚合。孩子,却能让两个人轻易殊途。我偶尔会回想,那些年,我是如何活出满腔幽怨的:是怀胎十月未曾见他做一顿早餐的失落;是开奶时疼痛椎心他更关注孩子够不够吃的怨恨;是月子里他递上奶瓶急匆匆去看NBA的愤懑;是孩子病时意见各异他避重就轻的苦楚;是争吵过后他倒头秒睡鼾声震天的孤寒;是满腹委屈被他轻描淡写一带而过的绝望。生儿育女的困苦,嫁人不淑的悔恨,那些具象的、刻骨的怨怼,那些期望变失望的沮丧,那些自我质疑的挫败,交缠在一起,幻化成我对婚姻的深恶痛绝──我结这个婚干什幺?我怀揣一腔孤勇独闯世间,以为无所不能,却始料未及在婚姻里猝然黯淡。我曾无数次午夜梦迴单身时光。自在逍遥中坐拥天下,我呼朋唤友通宵达旦。锦瑟流年里目眩神迷,闺密们衣香鬓影彻夜狂欢。我也曾那般豔若桃李,为爱情,有毫不吝惜破釜沉舟的勇气。而这勇气,在我怀中娇儿嗷嗷待哺,孩儿爹抱起篮球潇洒而去的那一刻,随着关门声碎成渣渣。 情爱,不过如此。人心,不过如此。 每次我写这些,总会有许多人问:后来呢?你是怎幺改变?是怎幺把婚姻经营好的?是怎幺变幸福的?作家廖一梅有一段话,「外在的失去或获得都不构成人最本质的惩罚或者奖赏。人面对的最大困难始终是自己,有时候是一根羽毛落下来就不行了,有时候泰山压下来都没问题。」我坚信,人应该有力量,揪着自己的头髮把自己从泥地里拔起来。当一段感情,没有原则性错误,没有超出底线的过失,只在鸡零狗碎里渐行渐远,徒生疲惫和厌倦,那幺,我们需要更多地去反观自己。人生是一袭华美的袍,爬满蝨子。何止是蝨子?还有打不完的蚊子,驱不散的苍蝇,杀不死的螨虫。红尘男女,从风花雪月,到零杂米盐,实现生活着陆,变为三口之家,其实是个质的改变。恋爱是九曲迴肠一咏三叹,而结婚是过日子,坦诚相见无遮无挡,一切都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。如果能力不足,便只能被动接受变化的曲线,无力创造新模式的弹性。就如当年的我,并不懂得,亲密关係里,没有绝对的对与错,也没有永远的强和弱,我们需要给对方一个解释的契机,一个下台的理由,一个改变的机会,那也是给这份感情,一个继续下去的理由和动机。而铁骨铮铮的我,提着一口气,堵上满腔怨恨,誓不低头,誓不开口。一个一味用凌厉去防御,一个只能用沉默去回绝。 而各自的心酸,只能在心里各自风化,各自皴裂,各自零落成尘。 这世间并无救赎,只有那些令自己觉醒反思的时刻──是我歇斯底里吼出离婚后看到儿子手脚欢腾瞳孔清澈时的痛心;是我抓狂暴怒洩愤斥责后转身看到镜中自己面目狰狞时的错愕;是我揽镜自照惊觉忽如一夜华髮生、韶华粉黛无颜色的惊惧。人生啊,哪能就此这样了。庆幸我还有读书写字这份爱好,它们像两只上帝的手,将我从这爱怨交缠的生活中拉开,站在自己之外审视。这份自持,让我不肯自怨自艾。这份自惜,让我不愿就此折堕。我终究要做那个,揪着头髮把自己从泥里拔起来的人。学会接纳,尝试包容。练习沟通,宽宥不同。能解决的,交给方法。不能解决的,交给时间。婚姻是一棵树,也有必然要熬过的烈日酷暑,雨打清秋,大雪压头,才可能迎来枝繁叶茂,开一番花,结一轮果,进入下一个春华秋实的循环。那些齿轮,那些沙子,都要磨。孩子会长大,不会永远夜夜哭闹。我们会成熟,不会始终戚戚自怜。当有一天,我们全然接纳自己作为一个凡人的脆弱和无奈,便也能接纳婚姻的瑕疵和庸俗。同时,我们也拥有一个凡人的皮实和强韧,拥有对众生的悯恤和慈悲。彼时,你再看那个猪队友,那个枕边伴,那个当初恨不能踹出八丈远的人,原来也曾历尽艰难,也有一把辛酸泪,一本难念经,无处哭泣,无处诉说。 这世间多少柴米夫妻,几经世事辗转,几经动荡悲欢,终得心酸消解,枕温衾暖。 这婚姻,才能成为甘愿的安心去处,踏实的烟火人间。 延伸阅读 「老公,请你不要外遇好吗 」一张纸条,说尽无性婚姻的辛酸 本文撷取自「此生聚散,你要敢爱敢当」,由 宝瓶文化出版 授权转载更多精采内容请上《妈咪拜-新手爸妈劝败团》粉丝团;《MamiBuy妈咪拜》官方网站。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!

本文由http://www.armateam.net/jiankang/87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下一篇:湖人认领「字母弟」柯斯塔斯 为2021年追字母哥做準备?上一篇:货车开到没油 警消合力救援

相关阅读

有时希望我不是谁的妈、谁的老婆 我只是我自己,行吗?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***(非有时希望我不是谁的妈、谁的老婆 我只是我自己,行吗?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2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
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